西港是座城 美好而没有希望

在柬埔寨当狗 9月前 40711

影像斑驳是记忆,黑白色是记忆,一首歌也是记忆。张国荣的成名曲《风继续吹》在记忆中诉说对离别的不舍。


风继续吹/不曾远离

心里亦有泪不愿流泪伴着你……


而在告别歌坛时,张国荣又亲自创作自己的告别歌曲,起名为《风再起时》,坦然接受了离别的情绪。


风再起时/默默地这心不再计较与奔驰


我纵要依依带泪归去也愿意……


从《风继续吹》到《风再起时》,从不忍远离到归去也愿意。短短2年光阴,从柬埔寨到菲律宾,被菠菜印染过的我,百感交集。


成都的夏季似乎没有一点暑味,7月的尾声看了《扫毒2》,当镜头的字幕打在菲律宾,我和玩具相笑而对。


“喂,兄弟,15年后你还可以陪我去菲律宾找私生子吗?”


有吗?


“暂时没收到通知哈哈”


希望15年后菲律宾没有菠菜了!


那年我22岁,瞒着父母和所有人第一次出国。


首站是柬埔寨西港,那时候对西港一无所知,只知道我的工作跟涉赌有关,介于我平常很喜欢玩足篮球竞彩,坊间经常听到职业套利玩家会利用上下水位和规则优惠套彩,很想进内部去看下别人怎么做的,也抱着见世面的心态,不顾一切就过去西港了。


西港是座城 美好而没有希望


西港夜景

那时公司刚刚起步,第一天我呆着看了半天的网站,傻眼了没有体育盘,看着旁边的老同事猴子在凭心情发的计划,我发现我的工作是没有一点技术含量,10个数字选几个,一天发数10个小时。

既来之则安之,组长老唐跟我问我下基本情况,很快就上手了。

第二天的下午,我有了第一个客户,充值100元,我还念念碎说太low了,我一个月三十多天穷的人都比他玩的大。

老唐告诉我千万别小看前期刚刚发展的小玩家,未来他有潜力是你的大哥。过一会大组长过来,说我刚刚上班就开张,鼓动整个小团队10来人给我掌声,当声音通过西港空气的介质传播到我耳朵,距离我上一次获得掌声已过去很久很久了,内心竟然有点小小的满足。

随后被电闸跳闸了打断我的思绪,老唐无奈的撅着嘴,“习惯就好,这里太多这种公司了,供电不足经常跳闸……”

时间的推进,让我对推广的工作越来越娴熟。

从宏观的角度说这是一份跟国内销售别无两样的工作,你有薪水,提成需要你客户带给你的回报。

细分来说,这是一份灰色职业,在行业体制下,你不可能实现销售中最理想化的双赢或者多赢,你的光荣与梦想是建立在最信任你的客户的坟墓之上,这是这份职业的原罪,也是从事推广员内心的矛盾之处。

故乡容不了肉身,他乡安置不了灵魂。只好下班把酒杯压低,伴着西港的海风,听着浪花的哽咽。三五瓶举起,海阔天空,彼此安慰。

“跟你们说,这些赌狗是不值得可怜的,今天他不来这里输,也会去别的地方输……”主管说完举起他手中3.5美元一扎的吴哥啤酒,夜幕下颇具情调的泰国餐厅,跑马灯将他的痘印照的发亮,在那张半醉开怀大笑的脸上。

西港是座城 美好而没有希望

西港的小酒吧


我望向了旁边同样坑坑洼洼的道路,挖土机又准备进驻另一块工地,媒体鼓吹西港是20年前的深圳,10年前的新加坡,旁边隔壁包厢传来熙熙攘攘的叫喊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听说楼下有一家公司杀了只猪,是个女的,300+万啊,现在全公司除了值班客服之外都在庆祝,分到手的奖金估计最少的都有1万多咧!”猴子说罢才舍得擦了把嘴。


我疑惑的望向老唐,他说我们也要做这个模式,表示这是老板们专门去请人喝酒托关系学习到的经验,后续提成会很多……


很难想象,这个睡在我下铺的家伙,前晚叼着烟跟我诉苦,他是被国内黑中介骗过来这边务工,想辞职没钱赔付后续就将就做着做着,他说来西港之前这辈子从来没过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是老唐第几次搀扶着不胜酒力的我回宿舍,路上我问他,“后悔吗?”


——出来捞偏门,还怕输不起吗,诈骗罪也就三年。


不久公司转做杀猪盘,资源从珍爱网等婚恋网站引流,基本都是大龄优秀剩女,而我只需要负责前期对接培养,后期引诱他们注册充值,连包装的头像圈子职业都交给上游号商来做。


属于我的第一个杀猪客户是个青岛护士,那是一个三十岁至今还没结婚的女人。由于圈子小,一直拖着,前期聊的太过舒服,从近年医患关系聊到琼瑶关于临终期医学抢救是否还有必要的公开信,从最近使用的数码产品,还不忘试探性问下是否需要分期,再经过2个星期的问候,我承认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子当过“舔狗”,基本了解她每个周末每天的作息时间和财力水平。


主管去拿来的新盘已经磨刀霍霍,还不忘鼓励我们,“别的公司是杀一头100万级别的猪才去玩,我们加一起只要当天有20w就带大家去玩,要女人有女人,要喝酒唱歌都好说……”


后续的故事无需赘述,那个三十岁的护士输了9万元,主管在后台翻看我的聊天记录,把手搭在我肩膀,说我聊天水平很高,这个只是小试牛刀,像我这种撩妹技术后期那些百万级别的一定会被我拿下的。


那一晚集体收网成果大大超出预期,大家都在聊着晚上90分钟的爱情,老唐这才说辛亏这次不然公司快撑不下去了,上个月公司被卡商坑了一笔。


“老板好” 清一色的茶叶横向排列,见到传说中的爱情,微微一硬略表尊敬,我挑了杯国内的淡茶喝,在闲谈中问了句,“这么晚了,你一天要接2-3个客人吧?”


“那还怎么活啊”泡茶小姐姐脱口而出。


“有没有考虑去菲律宾,那边发达点。”


“没有。”霓虹灯下的她,似乎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那晚,她说她会变魔术,于是我的床单变成了一块瀑布。


当地人被抢杀的频次越来越多,公司也不允许我们私自外出。我和猴子经常偷偷跑出去海边,只有在海滩上,才能反省我们的愧疚感,浪花越来越大,伴着梨花带雨的浪声。

西港是座城 美好而没有希望

西港海滩


“我想辞职回家了,做了两年债还好了,回去做点其他的!”某天猴子在又一次停电休息中跟我说了他的选择,抬头望向外面,蓝天那么美,白云都硬了。


我没有说话,嘴唇咬着只假荷花烟,烟灰像化疗中病人的头发一样,飘散在西港的空气中。


后来我想调动岗位,实在不想杀猪了。公司以不合适为由拒绝。


我原本是一条游在深海的鱼,却被拖入浅滩,如此呼吸尚可生存却注定挣扎,于是,2018年的夏天,那个世界杯的夏天,成为了离别的夏天。


后来我去了马尼拉,老唐继续留在西港,和几个同事开了新盘口。


西港是座城,美好而没有希望,是最干净的美好。


而我,万般带不走,唯有孽随身。

来源:吴哥时报


上一篇:国内媒体:“禁赌令”未波及到西港有牌照的博彩场所,但投资需降温!
下一篇:柬两男子从老挝跨境运毒3公斤被捕
最新回复 (0)
    • 东南亚在线-菲律宾头条 柬埔寨论坛 泰国资讯 越南生活 新加坡华文 缅甸新闻 马来西亚新闻
      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