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华商在柬埔寨:离散与冒险

awensou 16天前 684

信息来源:今日柬埔寨 网、星洲日报 网


马来西亚华商在柬埔寨:离散与冒险


金边市车辆多,交通阻塞情况严重。近年来,当地政府建设了火车,舒缓市内交通。



那个人们随身佩枪的年代

“我原本不敢跟你们说,怕吓坏你们。”李伯洋提起了过去的恐惧。
那是李伯洋从大马前往柬埔寨发展的第三年,刚要开启事业,便接到竞争对手的死亡威胁。
“刚来柬埔寨时……有一次我和太太送货给客人后,去吃早餐时,有人走进来,亮出短枪,指着我说,你在这边做生意,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原来那人是李伯洋生意上的本地竞争对手。在那枪支泛滥的年代,对方没有开枪,却用枪柄猛击李伯洋的头部。
李伯洋的头部受伤,共缝了5针。
“我们都吓坏了。原本要打退堂鼓了。”
遭遇竞争对手的死亡威胁,虽然双方最终和解,当地的枪械管制问题也已改善,但李伯洋的恐惧并未因此而远离。
1999年,马来西亚经济受到九七金融危机的冲击,失业率居高不下,李伯洋就在这年去到柬埔寨找工作。
他先后任职于加华银行与《柬埔寨星洲日报》业务部。
两年后,李伯洋为一家重五金企业扩展在柬生意,担任总经理一职。
20年前的情况是,柬埔寨社会在战乱后一穷二白,什么东西都需要,创业也比较容易。
他认为,现在到柬埔寨则需要更雄厚的资本
在经历被枪恐吓后,李伯洋韬光养晦,一直秉持低调行事的原则。
“后来对方(指持枪恐吓者)不敢再找我们麻烦,……但我们还是很规矩、很低调地做生意,广告不敢打太多,或跟人家拼价格不敢拼得太凶。我们不太敢这么做。

“好像有人冒充我们的货品,我们就让他,不会去告他。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嘛,人家会怎么搞我们不知道。”


李伯洋(右)与太太郑欣蔚在柬埔寨生活了20年,李伯洋形容自己和家人在走一条少人走的路,为确保孩子的教育品质,不惜砸重金让子女都到国际学校念书。


与家人,走一条少人走的路

李伯洋与太太郑欣蔚来到柬埔寨打拼,之后更生下5个子女。
对他们来说,最困难的便是在脱离原有社会关系网下,没有婆家、娘家的支援,独自撑起一个家、一间店。
随着李伯洋来到柬埔寨寻找工作机会,郑欣蔚2001年也到《柬埔寨星洲日报》工作。
不过长女出世后,她便辞去工作,当全职母亲。
“当时挣扎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辞职。因为找不到比较可以信任的人,没有亲人,又不相信保姆。”
郑欣蔚最难忘的是,当时要到医院生第三胎时,找不到人照看孩子,无奈之下只好把孩子都留在家里,自己和丈夫到医院去。
孩子长大后,两夫妇不惜花重金,把孩子送到国际学校念书,确保他们受最好的教育。
“有时候会怕,如果因为我们(来柬埔寨),而害了他们的前途怎么办?”郑欣蔚坦承自己的担忧。
李伯洋也说:“在马来西亚,升学管道都有了,这边就是要自己摸索。没有人会告诉你要怎么走。”



不断变化与发展的柬埔寨

虽然红高棉政权在1979年被推翻,但战后局势不稳定,直到1993年联合国在柬埔寨举行首次大选后,政局才稳定下来,经济也开始发展。
李伯洋感叹,在柬埔寨生活的20年,当地的经济发展从未间断过。
“这个国家发展相当惊人,像马来西亚经济已经饱和了,可是这个国家从动乱趋稳发展,发展很快。”
2018年,柬埔寨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为约1510美元,为东盟各国人均GDP第二低的国家,但10年来柬埔寨的经济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起来。
1998年起,柬埔寨连续10年以平均8%的年均增长率,成为全世界成长最快的新兴市场之一。
世界银行曾预测,该国将在2030年成为“中上收入国家”。
柬埔寨亮眼的成绩单受到瞩目,企业家跃跃欲试,准备在这新兴经济体大展拳脚。
战乱时期移民海外的柬埔寨华人,近年也返回柬国,打算从此落地生根。
当地华商倪陆山从事直销与房地产业,自小在新加坡念书,10年前回到柬埔寨,强烈感受到家乡的激烈变化。
谈起柬埔寨的经济发展,他忍不住激动说:“我小时候去念书有个念头——我不要回来,我要去国外。现在我们回来,见证整个国家的快速发展,这真奇妙。”

“以前不敢跟别人说自己是柬埔寨人,别人问起,都说自己是新加坡人。”

变化中的不只是这城市的天际线,还有倪陆山对这国家的认同,“我现在认为,身为柬埔寨人是值得骄傲的事。”


李伯洋(右)与太太郑欣蔚在柬埔寨生活了20年,李伯洋形容自己和家人在走一条少人走的路,为确保孩子的教育品质,不惜砸重金让子女都到国际学校念书。


目前金边看到的高楼大厦,都是这5年建立起来的。


在柬埔寨打拼

纪律很重要
“在柬埔寨打拼,纪律很重要。”数名受访者都说了同一句话。
在金边,常有人提醒我们这是个“赌、嫖、饮(酒)、吹(毒)”四大娱乐齐全的国度,价格廉宜,获取门槛也低,成了许多人在金边工余时的消遣


柬埔寨博彩业兴盛,境内共有163家持有政府执照的赌场,伴随着博彩业发展起的是情色业与喝酒文化。
另一方面,柬埔寨啤酒价格便宜,当地人更常指柬埔寨餐厅里的啤酒比白开水还便宜。
许多人独自到金边打拼,远离原本的社交网,生活无聊,开始流连于声色场所。数年后,没有任何储蓄,甚至欠下债务,只好回国
身处龙蛇混杂的环境中,如何自处呢?李伯洋总是提醒自己,“这个国家,不自律的话会带来很多问题”
“不能乱来啊……你样样娱乐都涉及就完蛋了,哪里有时间顾生意?”


上一篇:中使馆:马印航空吉隆坡飞广州已购机票需重查
下一篇:“中国李乡”广东信宜三华李首次出口东南亚
最新回复 (0)
    • 东南亚在线-菲律宾头条 柬埔寨论坛 泰国资讯 越南生活 新加坡华文 缅甸新闻 马来西亚新闻
      2
返回